2019-05-16 0:00:00
【国际化】对话刘永好:如何在国外大量收购,又不引起“恐慌”?
2016年5月,澳大利亚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理由,正式否决了一家中国公司对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养殖企业之一,基德曼公司的收购。这已经是半年来澳洲第二次否决中资公司对相关企业的收购申请。
“有钱也买不到”的尴尬,在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中屡见不鲜。“中国人来啦,来买土地了”的消息往往会在当地政府和居民当中引发一种恐慌心理。
海外“买买买”应该遵循怎样的方式?作为出海最早的探路者,刘永好的诀窍是什么呢?

 

解决当地的恐慌情绪,刘永好的经验是......

刘永好:最近有两单中国企业收购澳大利亚的农场事件,被澳大利亚当局否定了,而且在媒体上说中国人来了,大量收购澳大利亚的土地,澳大利亚有担心,所以导致了审批的难度。
正因为这样,我们想不一定要收那么多土地,去收产业的要点或者是最重要的环节来连接这些土地,连接这些牛羊不是更好吗?所以我们收购了澳大利亚的牛的屠宰企业,而通过这个屠宰企业,又联合了几千户大型牧场,跟他签订五年、十年合同,实际上我们变相控制这些土地和牧场。这样就没问题了,农民都欢迎。这也是西方很多公司通常这样做的,因为这样不敏感。我们要的是什么呢?我们要的是牛肉,我们要的是中国市场的需求和食品安全,他们要的是什么?他们要的是心理上的安全和就业,我觉得这种也是解决恐惧的办法。

澳洲人力成本远高美国

刘永好:现在我们澳大利亚有超过2000个澳籍的员工,以前以为美国高,后来发现澳洲人的工资和社会保障比美国高将近一倍。
工资高,我们怎么样保证还有效益?这个时候就要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了,,我们出了一个共享机制吸引人才,吸引我们收购的企业的这些人才,让他们来支持用户,因为道理很简单,他们更爽了,他们收入提高了,他们得到尊重。现在在澳大利亚,他们对我们收购模式认同,以至于我们后面对于奶牛牧场的收购都得到了极大肯定,大家都觉得你们做的好,我们愿意合作。

收购澳洲牧场,就是为了这杯牛奶

陈伟鸿:这杯牛奶跟你的收购之间有什么关系?
厚生投资合伙人张天笠:澳洲我们收购的企业,他最大的特点,就是牛奶是A2。
陈伟鸿:这个词很专业,什么叫A2的牛奶?
厚生投资合伙人张天笠:A2的牛奶里边的酪蛋白,和其他的奶不太一样,消化过程当中不会产生一种物质,这种物质在亚洲人群当中容易引起消化功能的反应,或者是免疫功能上的过激反应,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乳糖不耐。
陈伟鸿:这样一个高端优质的牛奶,对于澳洲企业来说也是宝贵的资源,在收购过程当中,他们心甘情愿吗?



 为何刘永好一定非它不可?

刘永好:他们在澳大利亚把前100名都看过了,看过了最大、最好的牧场,养的奶牛最多,质量最好,产奶量比整个澳大利亚平均水平要高出20%、30%。
更重要的是,这家企业养了澳大利亚最好的A2这个牛,占到全澳大利亚A2牛的65%。

收购澳大利亚排名第一的牧场

刘永好:他说要是合作可以,收购不行,我们不愿意卖,因为他说我们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了,几代人传下来的,而且我们的技术、种类、产出都是澳大利亚第一的,不愿意卖。谈了半天没谈妥。但是我们双方都留下了好印象。
我们找到第二大的牧场主谈,他说第一家技术最好,规模最大,他非常认同第一家,而且他们以前认识,然后他就帮我们斡旋。我们就设计了一个方案,我们和第二大和第一大的牧场主,再找一个牛奶加工企业,这四家组建了一个叫澳大利亚鲜奶控股公司,我是第一大股东,共同来收购第一位的公司。而第一位的这个公司仍然可以参与管理,仍然是股东,又仍然在这个地方,品牌也不变,他们觉得很好。
他们本来就看好了周边好几个牧场想收购,但是他没那么多钱,我们联合起来以后钱就多了,现在又收购了旁边的几个大牧场,现在占地有几十万亩土地,更重要的是我们拥有了澳大利亚乃至全世界最好的A2奶牛的65%的种群。

刘永好:这是一盘很大的棋

刘永好:用这种新的模式我们在澳大利亚整合养奶牛的企业,整合奶源,整合加工,非常容易。
我们把这个奶牛厂收购下来以后,又收购了第二家、第三家,现在我们正在考虑第四、第五、第六、第七,我们正在考虑整个澳大利亚奶牛养殖场的布局和未来的发展,怎么样面对澳大利亚市场,面对中国市场,把我们的A2牛奶卖到中国。这是很大一盘棋,联合起来求发展,就是中国、澳大利亚农业及食品百年计划的目标。

以上内容节选自6月5日央视《对话》栏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