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8-23 0:00:00
【新京报】刘永好 被鼓励的海外投资审批加快

刘永好认为,今年8月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商务部、人民银行、外交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鼓励、限制、禁止开展的“三类”境外投资,这样的做法非常好,划定了界限,反而办事效率更高。比如,属于鼓励投资类的农业境外投资,审批速度明显加快。在他看来,民营企业对外投资时要创新对外投资方式,尤其是实现与当地政府、企业等多方共赢,才是正确的对外投资之道。

对外投资要与当地企业合作共赢

新京报:如何理解创新对外投资方式?

刘永好:以前有些对外投资就是拿钱到外面去买人家的工厂买设备,买人家的土地建工厂。比如前不久就发生了一个事:中国企业在澳洲购买牧场,被澳洲媒体、政府高度关注,最终没有获批。这就给我们敲个警钟,别人的国土买不到,但可以充分利用这片土地,进行本土化投资运营,与当地企业合作共赢。

新京报:请举例说明。

刘永好:我们发现,作为农牧企业收购一家面积巨大的养牛场,这大片的土地能带到国内吗?显然不能,也没有很大的价值。那么,如何妥善处理与当地农民、企业、政府等之间的关系?我们经过研究发现,我们的国家真正缺少的不是土地,而是优质的产能,所以,我们收购农场的目的是充分利用好当地牧场的优质自然条件,大大提高我们的牛肉或牛奶产能。

比如,我们2015年找到了澳大利亚最好的养奶牛企业和农场,由于种种原因,这家农场要出售,我们去找他谈,决定联合一家澳大利亚大型农场、加工公司等三家企业成立一家澳大利亚鲜奶控股公司,生产的优质产品销售到中国市场。这家控股公司收购了澳大利亚本土大型牧场,进展非常顺利。

海外投资范围界限明确 审批周期更短

新京报:今年8月,多个部门明确鼓励、限制、禁止开展的“三类”境外投资,对此,你怎么看?

刘永好:国务院出台这个政策,我觉得非常好,给我们明确了哪些可做,哪些不可做,界限明确了,我觉得这样反而好办事。因为农业对外合作、技术标准输出的境外投资都在国家鼓励开展的境外投资范围,加上国家鼓励在“一带一路”领域投资,所以,我们没有感觉到国家对外投资的限制给我们带来不便。

相反,我们最近一项数亿美元的海外投资,从向发改委,商务部、外汇管理部门正式上报、材料到审核获批,仅用了不到两个星期,我们都没想到能那么快。

新京报:之前这类审批大概需要多长时间?

刘永好:以前有一个审批流程和周期,大约需要一个月。

新京报:你如何评价审批加快?

刘永好:这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。根据国家新政策,鼓励的部分继续给予支持,对外投资好钢用在刀刃上。由于我们是在农业食品领域的投资,所以,相关部门都支持,一路特别顺,和我们合作的外商也很诧异。

新京报:《意见》重点推进 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和周边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境外投资。请问这其中的机遇与挑战是什么?

刘永好:新希望围绕“一带一路”做了很多投资,从东南亚到南亚,包括越南、印尼、缅甸、斯里兰卡等都进行了投资,主要围绕农业、食品、技术等。目前已投入近一百亿元。在沿线国家通过投融资、收购、战略合作、本地化的人才战略等途径,围绕构建高端动物蛋白产业链进行布局。

总的来说,海外投资比较成功,平均回报率高于国内,约为10%甚至更高。

新京报:在对外投资的同时,如何促进国际产能合作?

刘永好:2013年12月,新希望产业基金控股收购了澳大利亚第四大牛肉加工商Kilcoy畜牧业公司(简称KPC),另外,2014年,集团成员厚生又投资完成了对美国芝加哥肉食品深加工公司Ruprecht的收购。在国内我们也有相关基地,这就促进了中国、美国、澳大利亚的三方的国际产能合作,扩大投资规模的同时创造了更大的价值。

新京报:新希望2018年海外投资方向有哪些?

刘永好:主要有三点考虑,一是我们将会沿着国家“一带一路”的重点区域进行投资,其次,会在对我们国家资源互补作用大的地方进行投资。比如,澳大利亚农牧产业的自然基础好,而国内对乳制品的需求很大,我们便在几年前布局,目前我们在澳洲与当地合作的奶粉工厂正在建设。最后,我们会围绕新时代的美好生活、围绕当下的消费升级需求进行投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