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3-02 0:00:00
刘永好:民营企业应抱团取暖 大消费领域转型升级潜力大
“当前实体企业产能过剩、微利化,人工、税收、环保、合规等各类成本增加,民营企业经营压力很大,国家鼓励创新变革,但对不少民营企业来说,转型难度其实很大,大家不知道投不投、投哪里、怎么投,加之民营企业歧视性情况依然存在,导致民间投资弱化,投资增速大幅下降。”皇冠hg6686手机网董事长刘永好在“《财经》年会2017:预测与战略”上如此表示。



在刘永好看来,不少企业受众并不缺乏资金,关键是不知道如何投资,这种背景下,民企之间抱团取暖或许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方式。

刘永好以四川省政府支持成立的川商总会举例,四川省财政出资3亿,成立川商基金,计划撬动4倍杠杆募集12亿,结果不到3个月,一期基金募集了42个亿,受到百亿资金追捧。迄今为止不到半年,围绕新兴产业已投出5-6亿。刘永好介绍,目前川商抱团又成立了四川旅游产业投资基金、四川大健康产业投资基金、联合浙江省成立了浙江旅游产业基金、联合云南省成立了云南大健康产业基金,通过基金形式、政府、市场化手段进行联合投资,效果很好。

刘永好强调,抱团方式的联合投资可以形成合力,投资一些大型项目,能够做深度研究,对重点项目跟踪投资,还能够参与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,这些对于单个民企来说,是很难实现的。

谈到民企转型方向,刘永好认为,当前老百姓的基本生活消费需求基本已经得到很好满足,而在饮食、旅游、医疗等领域的供给相对不足,未来在消费升级方面拥有很大潜力。刘永好举例,新希望过去几年不仅仅聚焦国内市场,而是一直布局欧美,寻找海外优质高端动物蛋白资源,同时整合自身供销、运输物流体系,对外加快企业走出去,对内整合产业链,这本身就是一种围绕食品领域的产业升级换代转型。

发言实录

主持人:
刘总,我想问您的是,在这样一个经济相对下行的背景下,民企都有哪些难点?民企应该怎么做?

刘永好:现在民营企业绝大多数都从事实体企业,过去十年、二十年,实体企业是民营企业主要的方向。现在一方面实体企业过剩,利润特别低;另一方面,工资、税收、环保等各项要素成本都在增长,所以实体企业,特别是民营企业,现在压力比较大。
粗放型发展时代,扩大规模就能盈利;现在不是这样的,因为规模越大,成本也越高。此时就要转型,为此国家提出了要创新,要变革,确实有的企业也这样做了。但是绝大多数企业怎么转呢?做了十年、二十年同样的东西,要转型是相当难的。这种情况下,民营企业民间投资的积极性现阶段是不够的。前几年民间投资都很高,高过国有、外资企业,去年以来,民间投资的增速大幅度降低,大家不知道在自己的主业上还能不能投,该怎么投,这是最大的问题。再加上有的区域,对民营企业的歧视性还是存在的,这两方面便导致了投资的弱化。

还有,民营企业对市场的了解是不够的,这就更突显了抱团的价值。举个实例,在四川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,今年全球四川商人成立了一个川商总会,抱团取暖,协调发展,再联合投资,我觉得效果是不错的。首先,我们成立了川商基金,省财政拿出3个亿,原计划募集12个亿,结果仅仅两三个月的时间,募集了42个亿。后续预计还有很多资金,可能会有上百亿的规模。其实,不少企业有资金但不知道该怎么办。炒股,股票不行;炒房,现在受限;那么,做什么呢?能够抱团取暖,投资一些好项目,现在看来是可取的。不到半年的时间,我们已经投出五、六个亿,均以实体和新兴产业为主。川商在全球有很多优秀的企业,他们想做投资但实力不够,而这种川商总会协同合作的方式是挺好的,抱团取暖是一个办法。

在此基础上,我们也成立了四川旅游产业投资基金,又成立了四川大健康产业基金,现在还在准备和浙江省成立一个浙江旅游产业基金,和云南省成立一个大健康产业基金等。通过基金方式,在政府支持下,采用市场化的手段,联合做投资。联合投资有什么优势呢?第一,能够关注相对较大的项目;第二,能够做深度的研究;第三,能够参与一些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改制;第四,能够对一些重点项目进行跟踪和投资。以前单个民营企业要做投资是很难的,而联合起来就能够做到这一点。现在我们投的几个项目都非常好,很多投资人也前来主动咨询,有好多好项目也吸引过来了,给我们选择的机会也比较多。另外,很多牛人也被吸引过来,形成了新的发展格局。在当前的情况下,用抱团取暖的投资办法,或许是一个解决办法。

主持人:谈到产业升级,传统产业的空间也不是很大,但一些新型产业、新业态能不能支撑这些,请刘总介绍一下,你们新希望投入的新产业到底有哪些?

刘永好:钢铁,衣服鞋帽,肉蛋奶等几乎都被满足了,在这方面再做大投资显然是不对的,我们的方向是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,瞄准市场有需求、且尚不能被满足的领域。比如旅游产业发展特别快,过去三年平均都是百分之二十、三十的增长,特别是西部地区,四川、云南、贵州。旅游是消费升级的一部分,旅游产业的投资值得做。再有,现在大家普遍感觉看病难、看病贵,大城市的大医院非常拥挤,但中小城市特别是县一级医院,其实是不饱和的,此时发展大城市、小城市、乡镇这样的多层次医疗体系就非常有价值。在部分地区,发展资金、优秀医生、组织管理都相对欠缺,所以做一些健康产业的投资是有价值的。

现在,普通的肉蛋奶和粮食几乎都足够了,大家仍然需要什么呢?对高等的牛肉、羊肉,海鲜,需求量很大,中国供给是不足的,这些需要更多优质的草原、海洋、天气、水源,在这方面进行国际市场的配置非常有价值。过去这几年,我们一直在美国、欧洲进行布局,争取优势区域,获取高端动物蛋白资源。这就是转型,而不仅仅是在中国再饲养多少鸡,再生产多少饲料,我们走出去,发现天地更开阔。同时,我们也认识到把国外的肉蛋奶引入中国,品质新鲜,价格合理,质量安全;而且,供销、运输、物流体系也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,这些提升空间就给我们的投资制造了可能。比如,我们把自己几个工厂的冷链物流板块抽取出来,组建公司,并且已经拥有相当的规模;同时,我们也在外收购了几家冷链物流公司,整合建成西南最大的冷链物流配送中心。在这方面,今后我们会搭配得更好,组织得更好,逐渐从内部转成外部,为社会服务,或许今后会成为新的上市公司。这些都是转型,围绕食品的升级换代还有好多事可做,有的走出去,有的做整合,这些都是具体的转型升级措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