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1-20 0:00:00
【虎嗅】刘畅对话林依轮,如何把传统生意在互联网“下半场”老树开新花?


马云振臂高呼:纯电商将死,商业“五新”欲出……诚然,消费升级正成“新常态”。守旧者惊慌失措,革新者困惑难解,新用户在哪?新商业模式如何?新技术如何迭代?新品牌如何升级?新合作伙伴关系如何建立?一场消费升级带来亟需解决的“五新”问题。

12月4日的虎嗅F&M创新节上,围绕"消费升级新常态",歌手、艺人林依轮跨界创业“饭爷”辣椒酱,与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进行一场巅峰对话,由今日排行榜合伙人兼首席内容官、前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社总编辑何伊凡先生主持。

林依轮、刘畅认为,作为创业者,与生俱来的“明星”、“富二代”的光环和标签是好事,没必要看做是偏见,产品、品牌的人格化反而是未来的一个趋势。他们探讨了消费升级中,需求升级,用户变化如何精准获取、运营,而这背后考验的是供应链改造能力,传统生意在互联网“下半场”老树开新花也要有新姿势。



消费升级的项目,投“富二代”的成功率更高

何伊凡:今天谈的是消费升级。我们首先从个人的升级开始,外界对你们有不同的标签。林依轮是“明星”, 别人认为刘畅是“富二代”。怎么撕下自己的标签?

林依轮:我不能撕,我就是明星,她是富二代就是富二代。但看怎么说这件事,我们做产品和品牌更加重要的就是IP,个人IP。前几天看刘畅出来做饭直播,我说你看这活还抢我的呢。大家现在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,而且我们吸引的人流都是一样,都希望可以把升级的这群人聚拢在我们身边,形成个人的IP贩卖生活方式。

何伊凡:标签可能就是一种“成见”,别人会认为明星做不了公司、不懂商业,怎么破除成见?

林依轮:没有办法破。进入到不同的领域,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。以前大家说林依轮是主持人、演员和歌手,我做的这些事大家如果认可,才会有这样的印象。现在我希望大家认为林依轮是一个饭爷创始人,卖辣椒酱的,我在这个领域要做好每一件事情。

刘畅:标签不要撕了,就贴在那挺好的,我喜欢“富二代”这一面,从小有不同的机会可以到很多地方,看世界美好。创业者的角度看,我们只是需要把标签贴上去后还可以创业,而且可以创造正能量。有人说以前投创业者一定投苦出身的有野心和抱负的,但凡你要投消费升级的产品,反而应该投“富二代”,因为他们可能更加知道怎么吃喝玩乐。

何伊凡:创业者实现了一个亿的“小目标”,人家认为这个人太了不起,但别人说你是刘永好的女儿应该实现两个亿的“小目标”,这对你有压力吗?

刘畅:不要理他。我自己做的事情赚十万块钱都是很高兴的,以前我自己没有回公司创业赚十万块钱非常高兴。人内心的快乐不是让别人评价的。 




消费升级要跟上用户升级,供应链是基础

何伊凡:个人升级后面临产品升级,我们面对消费不断升级的用户群,怎样找准精准用户,给这些用户画像,满足用户不断变化的需求。

刘畅:我们做食品,以前更多的还是做B2B,但未来我们可能还是对B端的用户会更多。因为我们的食品更多的是通过加工吃到,很多的时候不一定可以识别出是哪一种产品。你可能不知道我,但我随时都在你身边,快餐店吃的肉和市场其它品牌的肉都是我在备书的。

大家对消费升级怎样看,我自己从妈妈的角度就是买 “更加健康、更加安全、更值得信赖”的。所有健康、安全不是你说有能力就有能力,这是需要积淀出来的能力,这个能力就是背后的供应链。

今天为什么说做食品是往前顺着迈了半步,因为过去30多年从养殖的每一个环节一步一步的找过来,我们知道供应链如何安全,如何安全可追溯,如何实现上下游的协同。消费升级需要更有产业意识格局,更有供应链整合能力的公司来实现。

何伊凡:您提到了供应链的整合能力。

林依轮:我们有共鸣,才使得我决定在四川的广安拿了四百亩地做自己的工厂。我们做消费升级本身要做的事情是什么,核心价值观就是更好的东西,安全、好味道使得更好生活。开始做品牌,把这些理念传递出去,开始吸引更多现在的年轻一代,还有白领。但你进入往下走的时候,线上线下一定要打通。

以前马云说线上一定是把线下灭掉的,现在他说线下是真正的未来。因为从传统消费上来说,你再讲我们升级与互联网,大家出门需要买的东西可能是很简单完成的。但你手机上网点购买等还是需要时间的,往线下走就变成很重的内容。是不是带着你的品牌升级理念下去,怎样去做呢。开始我们做白领年轻人,在线下可能很多时候面对大爷大妈,怎样做宣传,这是新挑战。

线下有一万家的超市可以了,人家说你这进来玩的,不可以。很多时候在创业,如果真的认真思考,不是说可以想出来,而是事就会推着你往前走。我现在觉得很多的时候在创业,只要你认真思考,这些事情都在推动着你往前走。开始淘宝、天猫、京东,做下来就可以,线下一万家不可以,那接下来做什么,产品达到要求,往下做什么,往上做什么。

刘畅:我的供应链是父辈多年沉淀下来的能力,但我觉得现在消费升级还是关键,场景变了。因为场景变了,过去就是买一块冻肉家里做夺,现在年轻人喜欢出来消费。出来消费用什么东西,肉需要有怎样的变化。是不是大家还是仅仅喜欢过去的“老三件”炒肉,还是说需要变成火锅和烧烤,小孩子吃的东西变什么样子。需要大公司提供的,不是每一个餐厅都可以请刀功师傅。

何伊凡:对找准自己的客户有思考,但不知道你们给自己用户做画像,根据场景找自己用户的时候,有没有走过弯路?

林依轮:当时有私心的,如果拿到投资人的钱,不管有没有下一轮自己都要活下去。保证现金流,我自己做什么事就追求完美,做餐饮更多的就是追求品质,但供应链跟不上。看到品质、采买和成本的加高,最后在年初决定更加聚焦做调味品市场。

因为这个决定,产品上线做宣传一下子可以引起大家的关注,决定的不光是自己,我跟身边的朋友和很多的导师都有交流。刘畅说做十万块钱的生意,这是不可能的,挣钱了存款还是国库券还是投资,她现在不是做十几块钱的事,这是集团的事,我们怕这样的企业。不喜欢把你灭掉,喜欢你买了。我们要跟他们抗争,又要发展自己的品牌,还要做出差异化的产品。 




传统生意如何在互联网“下半场”老树开新花?

何伊凡:
公司怎样升级,两位所做的产业让别人一听会觉得比较传统,一个做辣酱,一个B2B的生意。我原来在媒体,人家一说传统媒体我感觉很自卑。你们如何与移动互联网下半场机会结合起来?

刘畅:移动互联网带来很多变化,自己的生活就是如此。我们行业积极参与,过去提出传统行业要把自己的供应链做扎实,做的更加专业。要保持好的心态。六和加不同的互联网渠道体验,我们自己有试过了。我们试过自己做App、公众号,做一些网上的东西。

有的做的还可以,我们投了很多公司。投了很多创业公司,很多都失败,可能都不在。但我们在过程里学习到很多,基因会逐步地变化。因此,一直积极地参与,保持很开放的态度,弄清楚自己最优势的是什么,我要和别人加最重要的是什么,心态最重要。

林依轮:传统产业升级有一个想法,改变的力量。改变到底可以给你带来什么,美国参观一个辣酱厂,它在北美销售非常好,每年四千万瓶左右,200亩工厂,连行政加起来79人。

何伊凡:你现在有多少人。

林依轮:工厂有一千多人,我说不要这样的工厂。品类升级也好,这些都是前面需要做的事情,后面的事情也要做升级。因为现在很多的传统企业,你去参观工厂是进不去的。你看完了以后会觉得我不想再吃这样的东西,怎么办?我们自己来做吧。

广安工厂请了南加大(马清运),我希望以后国人可以随便可以走进食品加工厂参观,看食品怎么做出来的,他们吃的是什么东西,你必须得有这样的东西出现。我们现在老说吃放心食品,必须得让大家看到。未来做的事情不光自己说升级,更加重要的就是要把自己的企业工厂以及后端的东西做性感,这是最重要的。

刘畅:周围很多朋友都在创业,但凡是创业不管是卖辣酱的,还是乒乓球都在互联网上开始,运用互联网的手段来改变连接购买的模式,就是互联网创业。未来所有的支柱传统行业,它的这些参与者真正能够玩最后这轮传统行业升级的人极少数,因为他们需要非常强的管理能力,成本和效率各方面的优秀管理能力。

需要重资本规模化实现利润,也需要有非常好的社会周旋能力,土地和环保各种各样的压力大,真正传统企业可以升级存留下来是极少数的人。所有现在说互联网创业的人,背后都是需要依赖线下传统的供应链,这些供应链最后可以留下来是极少数的人,不是落后的,而是更加先进的。如果今天你去看我们的工厂,完全可以做到裸奔工厂,都是全透明的看不到的人,无菌化的,操作室有五六个人。

林依轮:我们在互联网时代什么是社群,线下没有社群吗?我喜欢新希望的产品,线下超市里买这个牌子就是社群,怎么把这些人维护好,就是在做品牌的事情,不是市场做的事情。
相关新闻